笔势论十二章[晋]王羲之

咯口 (61儿童节) 正式会员
36 0 0
发表于:2015-09-20 22:56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笔势论十二章[晋]王羲之

目录
 序
 创临章第一
 启心章第二
 视形章第三
 说点章第四
 处戈章第五
 健壮章第六
 教悟章第七
 观彩章第八
 开要章第九
 节制章第十
 察论章第十一
 譬成章第十二


  告汝子敬:吾观汝书性过人,仍未闲规矩,父不亲教,自古有之,今述《笔势论》一篇开汝之悟,凡斯字势犹有十二章,章有指归,定其模楷,详其舛谬,撮其要实,录此便宜,或变体处多罕臻其本,转笔处众莫识其源,悬针垂露之踪难为体制,扬波腾气之势足可迷人,故辨其由堪愈膏肓之疾,今书《乐毅论》一本、《笔势论》一篇贻尔藏之,勿播于外,缄之秘之,不可示知诸友,穷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专形彰而势显存意,学者两月可见其功,天性灵者百日亦知,其本此之笔论可谓家宝家珍,学而秘之,世有名誉,笔削久矣。罕有奇者始克有成,研精覃思,考诸规矩,存其要略,以为斯论初成之时,同学张伯英欲求见之,吾诈云失矣。盖自秘之,甚不苟传也。

创临章第一
  夫纸者,阵也;笔者,刀槊也;墨者,兵甲也;水砚者,城池也;本领者,将军也;心意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策也;扬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点画者,磊落也;戈斾者,斩斫也;放纵者,快利也;着笔者,调和也;头角者,蹙捺也;始书之时不可尽其形势,一遍正脚手,二遍少得形势,三遍微微似本,四遍加其遒润,五遍兼加抽拔,如其生涩,不可便休,两行三行,创临惟取滑健,不得计其遍数也。

启心章第二
  夫欲学书之法先干研墨,凝神静虑,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则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操作数,上下方整,前后齐平,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昔宋翼常作是书,繇乃叱之,遂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每作一点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横画如列阵之排云,每作一戈如百钧之弩发,每作一点如危峰之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之枯藤,每作一放纵如足行之趋骤,状如惊蛇之透水,激楚浪以成文,似虬龙之蜿蜒,谓其妙也。若鸾凤之徘徊,言其勇也;摆拨似惊雷掣电,此乃飞空妙密,顷刻浮沈统摄,铿锵启发,厥意能使昏迷之辈渐觉胜心博识之流,显然开朗。

视形章第三
  视形象体变貌犹同逐势,瞻颜高低有趣,分均点画,远近相须播布,研精调和,笔墨锋纎,往来疏密相附,铁点银钩,方员周整,起笔下笔忖度寻思,引说踪由永传,今古智者荣身益世,方怀浸润之深,愚者不俟。佳谈如暗尘之视锦,生而知之发愤学,而悟者忘餐,此乃妙中增妙,新中更新,金书锦字本领为先,尽说安危,务以平稳为本分,间布白上下、齐平均,其体制大小尤难,大字促之贵小,小字宽之贵大,自然宽狭,得所不失,其宜横则正如孤舟之横江渚,竖则直若春笋之抽寒谷。

说点章第四
  夫着点皆磊磊似大石之当衢,或如蹲鸱,或如科斗,或如瓜瓣,或如栗子,存若鹗口,尖如鼠屎,如斯之类,各禀其仪,但获少多学者开悟。

处戈章第五
  夫斫戈之法,落竿峨峨如长松之倚溪谷,似欲倒也。复似百钧之弩初张,处其戈意,妙理难穷,放似弓张箭发,收似虎斗龙跃,直如临谷之劲松,曲类悬钩之钓水,棱层切于云汉,倒载陨于山崖,天门腾而地户跃,四海谧而五岳封,玉烛明而日月敞,绣彩乱而锦纹翻。

健壮章第六
  夫以屈脚之法弯如角弓之张乌焉,为鸟之类是也。立人之法如乌之在柱,首彳亻之类是也。踠脚之法如壮士之屈臂,凤飞凡气之例是也。急引急牵,如云中之掣电,日月目因之例是也。踠脚(兆刂)斡上捺下捻终始转折,悉令和韵,勿使蜂腰鹤膝放纵,宜存气力,视笔取势行中廓落,如勇士伸钩,方刚对敌,麒麟斗角,虎凑龙牙,筋节拏拳,勇身精健,放法如此,书进有功也。牵引深妙,皎在目前,发动精神,提撕志意,(兆刂)剔精思秘不可传。夫作右边折角,疾牵下微开,左畔斡转,令取登对,勿使腰中伤慢,视笔取势直截向下趋义常存,无不醒悟。

教悟章第七
  凡字处其中,画之法皆不得倒其左右,右相复宜,麤于左畔,横贵乎纤,竖贵乎麤,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稳,当须递相掩,盖不可孤露形影,及出其牙锋展转翻笔之处,即宜察而用之。

观彩章第八
  夫临文用笔之法复有数,势并悉不同,或有藏锋者大,藏锋在于腹内,而起侧笔者乏。亦不宜抽细而且紧,押笔者入。从腹起而押之,又云利道而牵押,即合也。结笔者撮。渐次相就必始然矣,参乎妙理,察其径趣,憩笔者俟失。憩笔之势,视其长短俟,失右脚须欠也。息笔者逼逐。息止之势,向上久久而紧抽也。蹙笔者将蹙即捺角也,将谓劣尽也,缓下笔要得所,不宜长不宜短。战笔者合战阵也,合叶也,缓不宜长及短也。厥笔者成机促抽上勿使伤长,厥谓其美者视形势成机,是临事而成最妙处。带笔者尽细抽勿赊也,带是回转走入之类,装束身体,字含鲜洁,起下笔之势,法有轻重也。尽为其着而复反笔抽之。翻笔者先,然翻转笔势急而疾也。亦不宜长腰短项,迭笔者时劣。缓不宜长。起笔者不下(于腹内,举勿使露笔起,止取势,令不失节。),打笔者广度。(打广而就狭广谓,快健又不宜迟及修补也。)

开要章第九
  夫作字之势,饰甚是为难,锋铦来去之则反复还往之法在乎精熟寻察,然后下笔作,ノ字不宜迟,乀不宜缓,而脚不宜赊,腹不宜促,又不宜斜,角不宜峻,不用作其棱角二字合为一体,(并不宜阔)重不宜长,单不宜小,复不宜大,密胜乎疏,短胜乎长。

节制章第十
  夫学书作字之体须遵正法字之形势,不得上宽下窄。如此则是头轻尾重,不相胜任。不宜伤密,密则似痾瘵缠身(不舒展也),复不宜伤疏,疏则似溺水之禽(诸处伤慢)。不宜伤长,长则似死蛇挂树(腰肢无力)。不宜伤短,短则似踏死虾蟆(形丑而阔也)。此乃大忌,可不慎欤?

察论章第十一
  临书安帖之方至妙无穷,或有回鸾返鹊之饰,变体则于行中或有生成临谷之戈,放龙笺于纸上,彻笔则锋烟云起,如万剑之相成,落纸则椑楯施张,蹙踏江波之锦,若不端严手指,无以表记心灵,吾务斯道,废寝忘餐,悬历岁年乃今稍称矣。

譬成章第十二
  凡学书之道有多种焉,初业书要类乎本,缓笔定其形势,忙则失其规矩,若拟目前要急之用,厥理难成,但取形质快健、手腕轻便,方员大小各不相犯,莫以字小易而忙行笔势,莫以字大难而慢展豪头,如是则筋骨不等,生死相混,傥一点失所若美人之病一目,一画失节如壮士之折一肱,余《乐毅论》一本书为家宝,学此得成,自外咸就,勿以难学而自惰焉。

分类: 书法教程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