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人类有新“祖宗”了?

闪电侦探小子 (侦探小子2015)
【A+研究所】荣誉会员☆网校制霸
名动一方
36 0 0
发表于:2015-09-23 20:05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最近这段时间,世界各地的古人类学家云集南非,因为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新的古人种——纳勒迪人(Homo naledi)。该人种的首发定名文献涉及到了包括了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IVPP)的,来自全球的43个科研机构以及数十位作者,阵容非常强大。为什么这个新人种吸引了如此多的目光,他们在我们的进化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们的进化家谱又会因此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石室中的墓葬群?

截至目前,共有两篇关于纳勒迪人的研究成果先后发表,一篇是对化石的描述和体态特征的分析,并正式定名了这个人种,另一篇则是对该古人类化石埋藏地和埋藏特征的分析。古生物学家艾瑞克·罗伯茨(Eric Roberts)是后一篇论文的主要作者之一,也是整个项目的领衔研究机构里的成员,我和他有书信往来,他对我的有关一些问题做了回应。

纳勒迪人发现于南非的“新星洞穴系统(rising star cave system)”,后者正位于南非著名的“人类摇篮”中,这个地区发现过众多的古人类化石,时间跨度数以百万年计。1999年,“人类摇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有统计认为,这里发现了已知古人类化石的一半左右。

纳勒迪人是探险者首先发现的。化石点深藏于洞穴系统的深处,有两个地方需要匍匐前进,最后通道陡然下降,穿过一个狭窄的缝隙,才能达到化石内部的石室。为了发掘出这些化石,科学家们不得不到处寻找身体苗条的志愿者,以进入洞穴。

不过,努力的回报也是丰厚的,科学家在这里清理出了大约1550块化石,至少属于15个人,覆盖了几乎所有的年龄段。因此,这个人种的标本基础非常扎实,我们了解他们的几乎每块骨头的情况。从化石上来看,纳勒迪人已经拥有了类似于现代人的体态,只是个子矮小,而他们的脑容量却偏小,只和南方古猿差不多,应该是向进步人类演化的过渡类型。

目前,还没有确定化石的年代。尽管有媒体估计时间范围是距今约200万至2万年前,不过罗伯茨在刚刚给我的邮件中说,研究团队还没有确定年代,他们希望明年能够发布一个相关成果,但目前进展缓慢,难度较大。

另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只在这个洞穴中有这么多化石,而在外部却一块化石也没有?这些化石是怎么来的?由于这些化石保存完好,排除了野兽的干扰或捕食者带进来的可能。而且由于其都属于同一个人种,埋藏地点又如此隐秘,而且科学家发现这些人的体态都非常相似,似乎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因此,极可能是一个家族的墓地。若是如此,纳勒迪人就已经有了丧葬习俗,不会有原始信仰吧?这在如此原始的人中就已经存在,多少让人有点意外,不过还好,没有发现随葬品。

正在改写的人类进化史

从目前的信息看,纳勒迪人应该是在进化树上非常接近人类起源位置的,或者说非常接近所有进步人种祖先的位置。不过,罗伯茨也特别向我强调,这也不一定就说明他们生活的年代非常古老,他们只是有原始特征。看来,一切还要看最后的年代判定,如果他们确实生活在距今200万年前后的话,确实极有可能是我们的祖先或者与我们的祖先有很近的血缘关系。

事实上,近15年来,古人类化石的出土速度大为加快,这些发现一方面进一步确认了人类起源自非洲的理论(当代分子生物学研究也支持这一理论),另一方面,也对原有的演化路线提出了挑战,在一些领域甚至是颠覆性的。

人的祖先和黑猩猩等类人猿的祖先大约在距今800-600万年前的时候分道扬镳,开始了各自的独立演化。传统的演化路线是,从1970年前后发现的南方古猿阿尔法种(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说起,它距今大约390-290万年前的物种,已经能够直立行走并且很可能是树栖的,他们的脑容量很小;之后南方古猿演化出能人(Homo habilis),他们生活在距今大约280-150万年前,他们的脑比南方古猿大大一些,并且骨骼也更加轻盈;再之后在化出了早期直立人,比如距今180-130万年前的匠人(Homo ergaster)。匠人可能要比之前的人种更灵巧,他们掌握了火的使用,也能够制造工具。后来直立人中的一支成了我们智人(Homo sapiens)的祖先。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上面这条进化路线被当作真理,现在它正在遭遇挑战,化石证据显示,人的脑并不像最初想的那样优先进化,相反是首先进化出了两足行走的结构和步态,脑容量在之后才显著扩大。而且,手和肢体的进化也不像最先想象的那样同步,甚至距今30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非洲种(Australopithecus africanus)还向我们展示了人手也可以出现在一种身材、肢体比例原始,足部形态、胸态、脊椎及脑容量也都很原始的物种身上的实例。我们引以为傲的进步人类的特征——增大的脑容量、制作工具、增大的体型、变小的牙齿、对长距离迁徙和奔跑的耐力等,居然分散地出现在不同的化石样本中……以至于古人类学家开始哀叹,过去那种单靠一块颌骨或者臂骨就能给一个古人种确定地位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而近几年发现的南方古猿源泉种(Australopithecus sediba)则兼备南方古猿和直立人的特征,其年代要比阿尔法种晚上大约100万年,生活在距今200万年前。可是,如果存在一种古猿,居然兼备直立人的特征,能够被认为是直立人的祖先,那直立人原本认为的祖先,能人,就没排在进化路线上的必要了。那能人又该放到什么地方呢?随着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能人很可能只是南方古猿进化的一个旁支,并非人类的祖先,甚至有人认为其应该被归入南方古猿,而非进步人类。

但是,在南方古猿源泉种和进步人类之间似乎跨度还是有点大,缺少一个过渡的物种,使得这一观点仍受质疑,而最近所发现的纳勒迪人似乎正是科学家所期盼的那个物种。若是成真,我们的进化路线就要继续改写,然后要认个新祖宗了。

智人走出非洲

目前认为,在早期直立人(如匠人)的基础上分化出了直立人(Homo erectus)、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智人等多个人种。直立人生活在距今190-7万年前,被称为晚期猿人,能够使用火,拥有自己的文化,他们曾分布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北京周口店猿人、蓝田人等都属于直立人。因此,最先从非洲走出去的就是直立人,其具体时间很可能是从大约两百万年前到距今数十万年前的时间范围内,有可能存在着两次较大规模的“走出非洲”活动。

在欧洲,直立人中演化出了海德堡人,他们是尼安德特人的直接祖先,后者在冰河时代统治着欧洲大陆,是强大的猎手和肉食主义者。尼安德特人是我们智人的平行类群,我们智人在大约20-10万年前成型,主流观点认为我们在大约距今6万年前的时候走出非洲,出现了人类第三次“走出非洲”活动,然后干掉了当地的直立人,结束了尼安德特人在欧洲的统治。伴随着血淋淋的征战,智人最终成为了当代地球最强力的动物族群,也成了进步人类中唯一没有被埋葬、硕果仅存的一支。


分类: 历史篇

  • 0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