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en】同人文(确信)

姜蒽先生 (顾飞飞) 核心会员
282 6 5
发表于:2020-09-19 14:4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正值寒冬腊月的时候,大雪纷飞,冷得人哈出的气在睫毛上凝成了冰碴。

男童被娘亲生拉硬拽着在雪地里亦步亦趋的艰难的走着。

孩子的脸颇为清秀,可以想象长大后,一定.是个绝美非凡的男子。

“娘亲,孩儿不想去戏班子学戏。男童颇为委屈的对娘亲说道。

只是风雪太大,他小小的声音被淹没了,他的娘亲也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狠着心肠拉着他走。

到了班子,师傅倒是对他颇为满意。

那年头,学戏都是穷人家吃不起饭的男子,也是个低贱的行当。

娘亲把他交给了师傅,对他嘱咐了几句,强憋回眼泪狠下心,转身跑了。

他此时预感到,他这辈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娘亲了,推开师傅,疯了一般的跟着娘亲跑,几个人都拉不住,嘶哑一道的哭吼让人颇为动容。

只是这在戏班子里已经见怪不怪,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娘亲边哭边跑,回头对他喊着,“范,好好听话,在这里好歹有饭吃,能让你活,将来如果混成了角,再回来看娘亲。”

他声嘶力竭的喊着娘亲,拼命挣脱着,可娘亲最终还是隐没在大雪里。

“他要是想饿死,就让他跟他娘亲回去!”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这个声音神奇的让他停止了哭声,向后看去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身着练功服,可一-张脸却美的让人惊艳,一双棕色的眸子,尽是淡漠疏离。

后来他们说,他叫刘岩,大家都叫他阿岩。
他也是几岁就被送来学戏,家里弟妹多,穷的吃不上饭,不过他和别人不同,他从被送来那天,就没哭过,只是拼命的刻苦练功。

也就是从那天起,范不哭了。

他每天像跟屁虫一样的跟着刘岩,跟他一个屋子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练功。

师傅看他黏着刘岩,干脆让刘岩带着他练功,顺带监督他。

不过刘岩从没给过他好脸色,他话也不多,但性子却坚毅又冷硬。

那天他不好好练功,刘岩拿了根藤鞭,抽的他屁股开花。

晚上他委屈的趴在床上哭,刘岩却拿了伤药,指尖温柔的替他的屁股涂药。

他说,“不想挨打,就超过我。”

后来范拼命的练功,他心里憋了一口气,必须要超过他。

一晃十年过去了,范和刘岩都出落成神仙一样的少年,也都成了戏班子里的名角,两个人里倒是范的名声更大些。

刘岩还是那个性子,范长大了,也不怎么黏着他了。

可范隐隐能感觉到,刘岩对他不同于别人的特别和关心,虽然他从不刻意表现出来。

那天一个有钱的富商点了名要听范唱戏,范唱完了,富商对范喜欢的紧,又在府里搭台子唱戏,一连半个月。

有天夜里,富商边听戏边喝小酒,喝高了,便上了台子对范又搂又抱,范不依推了富商一个趔趄,富商恼羞成怒便叫了府里的小厮打的范下不了床。

这是自小时候那次,他第二次挨打,强忍了眼泪,尽量让自己不哭。

昏暗的灯光下,却见了刘岩拿了伤药,像十年前一样,掀开他的衣服,帮他涂药。

范白嫩的皮肤上鞭痕累累,血肉模糊,刘岩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心疼的紧。

刘岩指尖温柔的在范的皮肤.上划过,昏暗的油灯下,两个人却同时升起了一阵异样的情愫。

“疼吗?”刘岩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范却红了脸,小声道,“不疼。”

涂完了药,刘岩转身便要走,范却鬼使神差的拉住刘岩的手,刘岩心里有什么东西,瞬间炸开。

“阿岩,你低下头,我有话对你讲。"范眸光忽闪着看他,灯光下,他美的不像话。

刘岩楞楞的把耳朵凑近范的嘴唇,范却突然在他脸颊上快速的啄了一口,声音带着些许嘶哑道,

“谢谢你。”

————————————
草(一种植物)写咱班上同人文。赤激。
全部回复 (6) 回复 反向排序

  • 5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