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Ⅱ跪求大佬指点

闲步信陵 (掬水月在手) 正式会员
301 68 11
发表于:2020-11-13 23:03 [只看楼主] [划词开启]
凭阑意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傍晚,小姐突然换上了出嫁时的打扮,金色的发簪与珮环叮当作响。夜色冰凉,她倚在栏杆旁,兀自无言地奏着瑟。她纤纤的玉指在弦上划过,便生出珠落玉盘的清脆乐声,并不缠绵婉转,但那其中的伤痛像藤蔓一样将我裹得窒息。我看见她几乎一动不动,唯有水红的衣袖在瑟上轻轻飘摇,弹奏的每一个音调都让我心惊。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想劝,可是我不敢。我恨我的懦弱,如果那天我上前劝劝她,也许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可我当时只是隔了珠帘看小姐执瑟轻弹。凄冷的风吹乱她的发丝,惨白的月光映着浓妆,嘴唇那抹殷红艳得如血。我就那样呆站着,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窗外寒蝉凄切,应和着她的瑟声,屋内烛光也渐弱,昏黄一片,我慢慢看不清她的容貌了。
“夕岚,你可知姑爷去了何地?何时回来?”小姐弹着瑟问道,她的声音已经恍若隔世。
“奴婢听夫人说,姑爷今宵在卢员外家喝酒,大概两三个时辰后才回来。”
小姐顿了顿,“你算着,他快到家时,下楼守着,来了便上来告诉我一声。”
“若。”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和姐姐一同被卖到叶府当丫鬟。夫人看我俩聪慧标致,便提拔我们当了二小姐叶芊眠的贴身丫鬟。时间一长,我们便和小姐情同姐妹。
叶府虽富,老爷却无意让小姐们读书,只在两个小姐儿时请过塾师认了点字。小姐平时也只是在家学着刺绣和女红。好在夫人娘家有个亲戚,每次来访都会给小姐带几本诗书。她一看便被深深吸引,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她嘴里都时不时念着几句诗。我们几个贴身丫鬟也沾了光,听说了不少诗词。她当时还小,可是最喜欢的却是那首她看不懂的《锦瑟》。
小姐那时才十一二岁,却爱诗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只是这并不为老爷夫人所喜。老爷不识多少字,却坐拥亿万家产,他自认为读书并无所用。于是,当老爷发现她连赏花时都念着一句“花开时节动京城”,他便大怒,斥责她净会胡思乱想,女子读诗又有何用,夫人也帮着腔,还派家丁将小姐的一摞诗书烧得残灰漫天。
小姐为此难过了好一阵子,再也不敢念诗,安分了许多,偶尔念叨几句,也是趁老爷他们不在的时候。
她的生活本来只是一潭平静的湖水,诗词像石子一般砸开几朵涟漪,便又渐渐平静下去,直到那个人的出现,犹如风乍然袭来,吹皱了一池春水。
那夜是花灯会。小姐为了不引人注目,换上便衣,只带了我一个丫鬟赴会,这还让其他丫鬟好生嫉妒。到了会,小姐便快活地游玩起来,那天灯火阑珊,星光如雨,好不热闹。小姐就是在这样的夜色中撞见江公子的。
那天他一副书生打扮,气质儒雅,正执笔在灯笼上书写,小姐好奇地凑过去,轻轻念出他写的那句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我看见他的嘴角扬了扬,写毕,他便放下笔,对小姐作了一揖,微笑着问:“姑娘也喜欢这句诗么?”
“是啊,”小姐似乎有些慌乱,“敢问公子姓名?”
“在下姓江名霁,只是一介书生。”
我听这名字怪耳熟的,后来才想起,一次在集市上买布匹时听人说起过,大概是个书香弟子,还是个举人。
“小女贱名叶芊眠,自幼喜好诗书,还请公子多多指教。”
“恰好鄙人对诗词有些涉足,不如趁此良辰,谈论一番?”
“这可甚好,有劳公子了。”我看见小姐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她已许久未露出过这般神色了。
我细细听着他们的对话,都是谈诗论词的,我虽不大懂,但也为小姐高兴。她是很爱诗的。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我手执小姐刚买的莲灯,静立在他们旁边。听小姐的语气那么喜悦,我也不由得满心欢喜,望着周围形同白昼的景象。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人们手中闪烁着灯光,孩童拖着兔子灯在大街小巷里窜来窜去,明晃晃一片。绵延的远山渐渐与天空融为一体,空中飞着的孔明灯闪着温柔的橙黄色轮廓。
只是,我没有发现,小姐看江公子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样了,藏匿着温柔,还有......
我也没有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眼睛多情地望着她,久久不肯离去。


“朝烟她们已睡下了罢?”小姐问。
“是的。”
“夕岚,这么多丫鬟里,就你死心眼儿对我好。”她似乎有些咽哽。
小姐这么说,我有点受宠若惊。丫鬟对主子好,不是应该的吗?我心里这么想着,却未说出口。
烛光渐黯,她的弹奏也愈加凄凉,瑟声回响萧然处,犹如絮语千言。我身子瘫软地倚在门边,我想起曾经小姐与江公子结伴吟诗,我记得他们说,“沧海明月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可是如今呢?只能追忆华年。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夹着瑟声,我也能听见楼下夫人的嘟嚷,似乎在抱怨小姐大半夜还在弹瑟。我左思右想,还是小心翼翼地告诉了小姐。
小姐停下来,朝我凄然一笑:“怕她怎的?”便又奏了起来。
她目光望着京城的方向,在栏台上缓缓挑弦拨瑟,独守一轮残月。


“胡闹,堂堂叶家小姐下嫁给穷书生?这要我被多少人耻笑!听爹的话,嫁给那个徐家的二公子吧,人家有钱有势,长相也俊秀,哪一点不好?徐家那么大户人家都上门提亲,你还想着一个小书生?”
小姐脸色阴沉下来,却又不敢说什么,只是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里,一声不响。
午后,小姐把我叫到房里,递给我一封信:“夕岚,把这封信按上面的地址送给江霁,就是昨晚我们见到的那位。”
“是,小姐。”
我来到江府。
那里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华美,甚至有些寒酸。青砖脱落,墙皮斑驳不堪,残余的日光映着黯淡的屋瓦。我正要进门,便见江霁抱着一摞书从后面走来,于是忙迎上前递出那封信。
他认出我是叶芊眠的丫鬟,便立刻把书交给书童,拆开信件,随着目光推移,眉宇间跃上一丝忧愁。看毕,他将信折起来放入衣襟,挥手示意我跟他进门。我跟了上去,见他走入书房,端坐下来,一封书信挥笔而就。“这封信给你家二小姐,告诉她,如果同意,就赶快动身。”
“是。”我退出门,急忙赶回叶府,余光里,瞥见墙角倚着一台瑟。

我正收拾行李,忽然听得门外老爷一声怒吼:“叶芊眠,你好大的胆子!给我出来!”
我听见小姐从她的房里出去见老爷,于是我战栗着缩在墙角,余光瞥见姐姐的身影在门外闪过。
“说,你是不是要和那畜生私奔!不是丫鬟给我告密,我还真想不到你会干出这种事!”
“我没有......”
老爷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她呆住了,“怎么可能......这信我明明藏得好好的。”
“跪下。我叫你跪下!我那么养你疼你,你居然会为了一个浑小子逃离叶府?”
她满脸泪水,惊惶地立在原地。

“姐姐,是你告的密吗?”
“是又怎样?”姐姐朝烟不屑地看着我。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姐是信任你才愿意让你知道那个秘密啊,你怎么可以背叛她?”
“难道你真的想跟着小姐和那个人?他家穷得要死,不过读了几本破书。”
“那他算也是个举人呀,况且小姐那么喜欢他。”
她轻蔑地笑了一声:“举人又如何?那个穷小子,我们跟了他们,还不如在这里当丫鬟呢。你可知道,那个徐家大公子徐鹤鸣地位多高么?小姐嫁给他,不仅是叶家沾光,我们是她的贴身丫鬟,到时候陪嫁过去也可以升位成通房丫鬟呢。喜欢有什么用,门当户对才好。你好好想想吧。”
我愣了许久。我怎么也没想到姐姐是这样的人。
还是,我太天真了呢?


时间差不多了。
我怕我一走,她就会出什么闪失,但我还是向小姐道过一声,蹑手蹑脚下了楼。
我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有时小姐的瑟声断了,我就又惊又怕,在心里不停求着老天希望小姐不要出事,却又不敢上楼去看。
门终于开了,我躲在角落,闻到一股醉醺醺的风,看见红光满面的姑爷被一大群人簇拥着进了门,身边还搂着一俏丽女子。我稍听了几句他们的对话,便匆匆上楼。
“小姐,姑爷回来了。”我毕恭毕敬地说。
她停了瑟,问,他有带回来什么人么?
我说有的,一个歌女,叫拂云,听说是卢员外相赠的。
她轻笑一声,不再言语。
我听见下边有嘈杂的人声,大概是姑爷和老爷夫人在聊天。他一时半会儿不会上来。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上来。
“你说,瑟有几根弦?”
“二十五。”
小姐笑了,像是苦笑。“那又何来‘锦瑟无端五十弦’呢?”
她走进内室,在桌上一摸,又转身走入栏台的夜色中,将一件东西放在胸前比划。
寒光一闪。
我一阵战栗,“不,小姐,不要这样,小姐......”
她没有看我,只是嘴角向上扬了扬,手中匕首青色的寒光刺得我眼前发黑。
她转身,背对着我。
手起刀落。
我扑通一声瘫在地上,哭了出来,“小姐,为什么,为什么?”
月光没有照在我身上,冷风没有打在我身上,我却觉得凉,心凉透了。我绝望地等着小姐倒在地上。
可小姐没有倒,她只是将手中的瑟掷在地上,像积蓄了许多力量,一声闷响。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瑟上二十五根弦被尽数割断,每根都成了两半。
正好五十弦。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浩大的场面。
锣鼓喧嚣,炮声齐天。小姐一袭红嫁衣,头上盖着红布,稳稳坐在车里。
街坊邻居都出门观看,笑声议论声接连不断。
只是我没有嗅到一丝幸福的气息,就算有,也是别人的吧。我不知道红盖头下,小姐是怎样的泪流满面。
正如姐姐说的,我们几个贴身丫鬟都陪嫁作了通房丫鬟,地位高了不少。但我宁愿蜷缩在江公子冰冷的小屋里,只想看小姐幸福地一笑。
后来我又遇见过江霁,那是最后一次了,我见他在叶府周围迟迟不肯离开,直到老爷派人来驱赶,我混在人群中悄悄跟上去告诉他,他才知道,叶芊眠已经另嫁他人了。我记得他像木头似的杵了许久。
再后来,江府搬走了,临走前,他交给我一台瑟,请我转交给小姐。听说江公子进京赶考榜上有名后,便带着家人去了很远的地方为官。
其实,事情败露前,小姐曾经借踏青的名义偷偷跑出去与江公子相会过,可是她和他都没有想到,那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我把这些告诉了小姐,她只是摇头不语,玉指轻抚着瑟,口中絮絮念着那首《锦瑟》。
初读《锦瑟》,她还不谙世事,当她真的懂了这诗,此情已逝,华年不再。
“初闻不解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楼下姑爷他们被楼上的响声吓得不轻,连忙带着仆从上楼。
我慌乱地在门前踱着,小姐说,夕岚你走吧。
可我没走,我生平第一次没有听她的指令。
小姐肯定听见了他们急促的脚步与喧嚣,但她没有回头,她朗声,不知对谁说:“我会变成蝴蝶,夜夜飞在你梦中,会变成杜鹃,哀鸣啼血。”说罢,她突然发出一阵笑声,却了无乐意,那样悲怆凄凉。
不待到姑爷他们赶上来,小姐就纵身一跃。
她一袭红衣,像凌空展翅的凤凰,在夜空中一闪而过。
她跃下的声音,像一阵呼啸而过的北风夹着细碎的银铃。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最后编辑于:2020-11-14 10:41
全部回复 (68) 回复 反向排序

  • 11

    点赞

  •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二维码

  • 分享

课程推荐

需要先加入社团哦

编辑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编辑官方标签

最多可添加10个官方标签,不同标签用英文逗号分开

保存
知道了

复制到我的社团